MY LIFE

recording everything happen to me in live, or knowledge, event, food, travel, music, moive, sport, etc.
 
首頁日曆常見問題搜尋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會員註冊登入

分享 | 
 

 20130929 十八大後大陸經濟結構的調整與台商因應策略■文/耿曙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roy1107
Admin


文章數 : 1333
注冊日期 : 2012-12-02

發表主題: 20130929 十八大後大陸經濟結構的調整與台商因應策略■文/耿曙   周日 9月 29, 2013 5:03 pm


大陸啟動改革開放,迄今已三十餘年,期間締造出讓人矚目的經濟增長,尤其鄧小平「九二南巡」後,大陸的發展模式更加確立,以廉價的勞力和土地為憑藉,引入短缺的資金技術,開始大量製造出口。此類以出口貿易為主的「外向型發展」,將大陸經濟帶上高峰,創造出林毅夫等所謂的「中國奇蹟」。

出口導向已成過去

然而,二○○○年中期以後,一方面國際環境丕變,代工出口獲利極其微薄;另方面,過往經濟增長倚賴的「廉價勞工」與「沿海土地」正逐漸耗竭,導致生產成本迅速攀升。對此,大陸不得不大幅調整原先的「外資—出口引導」政策。面對這樣一個經濟結構轉折的年代,無論大陸台商或者兩岸經貿政策,都必須做出相應的調整。

勞力、土地兩大發展限制

大陸面臨的經濟窘狀中,「勞力短缺」是大陸經濟學者關注的焦點(被稱為「路易斯拐點」)。由於大陸農村所能釋放的勞動力並非取之不盡,隨著過去三十年民工前仆後繼離開農村,「人口紅利」終有用罊之日。再加上年輕一代都是一胎化政策的產物,對於工資、福利、工作條件的要求均高於此前的世代。

基於上述兩項原因,廉價勞力將不復存在,這從各省逐年調高的基本工資可見端倪。根據今(二○一三)年剛公佈的數據,去年有二十三個省市上調基本工資,多數調幅逾一○%,部分甚至在二○%以上,其中以深圳每月一五○○元人民幣(下同)最高,緊隨其後的是浙江的一四七○元和上海的一四五○元。此次十八大更宣示要在二○二○年前讓城鄉居民收入再「翻一番」,顯見工資快速調漲已勢不可擋。

再就「土地資源」來說,過去大陸政府為求發展,招商引資之際任憑廠商予取予求,且相應的基礎建設配套,如七通一平、九通一平等(註),一應俱全,這對動輒需要大量土地的製造業台商而言,無疑是巨大的吸引力。然而,土地資源最特別的地方,在其不可再生、供給有限,因此隨著沿海城市快速發展,土地早已寸土寸金,地價在十年內平均漲幅達到四~五倍。

政策調整:擴大內需與促城鎮化

對此,大陸當局的經濟調整策略主要放在兩個方面:第一是「擴大內需」,第二是「促城鎮化」,前者在解決國際市場持續疲軟的消費力,後者則藉政策重新配置生產要素,以解決發展、貧富不均等問題。近來,後者成為推動前者的主力,中共新一代領導人已多次強調,要將城鎮化做為拉動大陸經濟增長的新動力。二○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甫閉幕的「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」,更將城鎮化稱為「中國現代化建設的歷史任務」,估算只要城鎮化每年保持一個百分點的成長,到二○三○年即可帶動人民幣三十到四十兆元的投資。

不僅如此,「城鎮化」政策更想解決的,是改革開放後日益深化的沿海、內地與城市、農村發展不均問題,希望藉此銜接區域間的發展鴻溝、重構產業佈局、縮小貧富差距。其具體做法為一方面鼓勵沿海地區進行產業轉型升級,一方面推動內陸地區讓利於企業,以優惠的地價、勞動力、稅收來招商引資,俾利於吸引沿海釋出的產業,最終以漸進方式達到產業轉移。

台商因應策略:土地、產業網絡是關鍵

大陸的經濟結構調整,對於以製造業為主的台商而言,無疑是一大衝擊。台灣產業處於全球生產鏈的半邊陲地帶,本即高度依賴廉價的生產要素,而隨著台灣的土地、勞力、環保等成本在一九八○年代中後期迅速攀升,以中小型、家族企業為主體的製造業無力負荷,只能轉往成本相對低廉的大陸。但正如所述,大陸以往的比較優勢已經逐漸耗盡,特別是台商最早進入的珠三角一帶,非但勞動、土地價格飆漲,經濟政策的調整也使得整體環境不利加工出口產業。面臨此攸關存續的經營困境,台商如何因應?是關廠、轉型、升級抑或再遷移?根據作者近年來對珠三角台商的調查,發現「土地」與「網絡」乃決定台商轉型與佈局的關鍵。

台商是走是留:癥結在土地所有

「土地」乃台商考量設廠或搬遷的重要考量因素,因其為所有投資的第一筆重大開支。對於早期到大陸投資的台商來說,土地取得並不難,然而近年來沿海地價大幅增長,以東莞市南城區在二○一二年的一起土地拍賣為例,其最終地價為一平米二六一○到三三六六元人民幣,相較二○一○年的第一期一平米一一○○元,兩年內就漲了將近三倍。而根據大陸學者研究,土地價格決定了勞動力的價格:因為土地成本攀升,導致房價、物價相應提高,而為了讓生活在當地的人們能夠負擔高漲的生活支出,地方政府勢必要調整工資。由此可見,前節所述的工資調漲,可能並非勞動力真的不足,而是土地稀缺所致。那麼,當前大陸台商所面臨的發展困境,關鍵正在於「土地」。

在此情況下,沿海地方政府與台商進入了新一回合的博弈,前者當然希望在當前市場機制下促進產業轉型,因此積極推動「產業升級」政策;相對於此,後者則考量是否繼續留在當地,或者另覓他處。根據我們的調查,台商去留的主因,取決於他們是否擁有土地,以及土地可能帶來的效益。

由於土地既不可再生、又不斷增值,那些已購地的台商當然極力把握,力求在原投資地進行轉型升級,一方面是看好續留當地的前景,另一方面可減低其他成本的衝擊。雖然轉型升級有其難度,但因為擁有土地這個日益珍貴的「殼」,台商大可放心把資本投入其他領域。與其相較,未有土地的台商就必須多方考量:一則能否負荷急遽上的地價及工資,二則衡量轉型升級的可能效益。一般而言,加工製造的利潤幾已見底,些微風吹草動就衝擊巨大,台商未必能夠負擔。再者,轉型升級需先行投資,且後果是好是壞又難預期,多數台商未必能承受此種風險,因此,他們的考量便傾向搬遷或關廠。由此可知,「土地」決定了台商的去留。

台商何處發展:關鍵在產業網絡

至於往哪裡搬遷,則主要取決於台商的「產業網絡」。台商的規模不同於韓商或歐美大廠,主要以中小型家族企業為主,專注生產單一或少數零件,因而必須鑲嵌在整個分工網絡中。如此,各廠不但能夠在技術和產品上各有專攻,且長期合作所建立出來的「信任」關係,既降低了交易成本,也成為他們集體應付風險的基礎。也就是說,產業網絡是台商生存的最大優勢所在。

過去,當企業在台灣面臨生存困境時,集體搬遷為整個產業部門開創一條生路,如今困境再臨,必須轉型時,他們的行動也必須一致。因此,除了少數極大型的台商企業(如富士康或寶成),珠三角的台商正醞釀集體搬遷,遷移方向則視哪裡可以提供較高的政策優惠,畢竟傳統產業的生存脫離不了產業鏈。像虎門的一家台資企業,本已在廣西批了一片土地,但跟其他網絡成員還沒談好,決定暫緩搬遷,因為整體產業鏈不配套的話,運輸成本反而增加,可見台商動向的選擇,還得看整體產業網絡的走向。

經濟結構轉型下的台商調整

綜合本文所述,無論是國際經營環境抑或大陸經濟結構的轉變,均對台商產生相當大的影響,台商未來將何去何從?由於「危機」同時意味著「危險」與「機會」,危機的到來也是台商審視自身的最佳時機。長遠來看,倚賴低價生產要素或優惠政策賺取微薄的代工利潤,並非台商生存的最佳策略。台商必須藉此危機,反思自身優勢,一舉做出轉型或升級的決定。尤其配合經營夥伴,打個漂亮的集體戰,重新佔據有利的利基,逐步提升自身在「全球產業鏈」中的地位,如此,企業的發展才可長可久。

註:「七通一平」指通給水、通排水、通電、通訊、通路、通燃氣、通熱力,以及場地平整;「九通一平」指通市政道路、通雨水、通污水、通自然水、通天然氣、通電力、通電信、通熱力、通有線電視管線,以及土地地貌自然平整。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roy1107.666forum.com
 
20130929 十八大後大陸經濟結構的調整與台商因應策略■文/耿曙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MY LIFE :: knowledge :: 18大-
前往: